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颜的博客

lxyxc1113@163.com

 
 
 

日志

 
 

[原创]纪念音乐家黄海怀同志  

2007-03-09 22:37:30|  分类: 短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雪  颜

                      君山一滴斑竹泪 

                             泪洒江河更怀君

                                                  

    岳阳古称岳州、巴陵,位于洞庭湖之南,它以岳阳楼闻名于天下。在岳阳楼正西湖中的君山,相传为湘君曾游而得名。登岳阳楼而不游君山乃是一大憾事。

    今天我应共青团支部的邀请同游君山,实现了我来湘十年的宿愿。清晨泛舟湖上,立船头眺望天水相连的地方,君山依稀可见。它好象一根扬琴竹签仰卧在水平线上。君山便是签头,签杆便是绵延百余里的芦苇沙洲十分壮观。今日之君山古迹正在修复,不久将开辟为旅游胜地。登岸之后我们顺着茶园小道漫步来到“柳毅井”,相传这是古代柳毅传书的地方。铜钱形的井口有尊浮雕海将守卫。过去不远,临湖立着二妃墓墓碑。在这里,我寻到了斑竹的来历;烈女二妃娥皇,女英是尧帝的两个女儿,当他们行游君山时得知丈夫唐虞帝在湘战死的消息后,渍泪于竹而成斑,最后二妃病逝于君山,合墓而葬。当我立在墓边的碑林前观看历代著名诗人留下的感怀诗篇时,同游的青年人早已钻丛入林、攀山爬石去寻那名胜古迹去了。鲜红的团旗在林中时隐时现,那就是青春的活力。由于年龄的差距我无法奉陪于他们,只得步入茶廊去品味那“银针”贡茶,躺在岸边的石头上小憨。

                         帝子潇湘去不还,

                         空余秋草洞庭间,

                         淡扫明湖开玉镜,

                         丹青画出是君山。

    似大师李白酒后诗吟吟,似点点帆影撸摇摇,似大浪击石声震震,似细浪推沙波粼粼......木鱼声、马蹄声、二胡声......在庙宇?在疆场?在演出?朦胧之中我仿佛听到演奏二胡的声音,是的二胡独奏“赛马”演奏者指法熟练,弓法清晰,音准把握到位,看来演奏者的功底是很深的。湖上的机帆船突、突、突的敲打着节奏,使人联想起这不是一望无际平坦如镜的湖面,而是蓝天白云碧绿如茵的大草原。不是饱经风霜的艄公,而是驰乘疆场的骑手。不是乘风的飞舟,而是奔驰草原的骏马。突然,曲终、指停、弓收,留下的还是那湖上机帆船突、突、突敲打着的节奏......

    一时轻弓慢起又拉起了“江河水”,这节奏的突变着实难以适应。说也巧,“赛马”“江河水”不是出自一人之手吗,记得那年在羊城花会上不就是年轻的作曲家黄海怀同志的“赛马”一举夺得了盛誉吗。而由他移植改编的二胡独奏曲“江河水”问世以来一直为广大群众所宠爱。每当听到“江河水”时不由想到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中那段用民间乐器“管子”吹奏的“江河水”,音乐诉说着河边码头上母女二人流离失所、飘泊天涯、喊天不应、讨丐无门的悲惨情景,喊出了解放前千百万劳苦大众的心声,黄海怀煞费苦心的用二胡独特的演奏技巧将其改编成同名二胡独奏曲,他在乐曲中采用民间揉弦法表现阵阵的抽泣声,用上下滑音的改变表现悲切的哭诉声。曲中转调的运用过度自然,把感情的波澜推向一个又一个高峰。

    “江河水”“赛马”是新旧社会强烈对比的姊妹篇,一个是悲愤交加走途无路,一个则是人欢马叫奔驰千里;一个是撕裂肝胆声声泪血,一个则是唱破歌喉处处欢声。作者运用音乐感情之神真是爱莫能及,羡慕之至。我以为这便是黄海怀同志这两首乐曲具有顽强生命力的所在了。

    “江河水”的乐声伴我入梦,仿佛远处的那位二胡演奏者不是面对湖水拉奏,而是在湖北艺术学院音乐厅里,为纪念黄海怀同志的音乐会上,又仿佛演奏者不是别人而是我自己,我,不是孤独的我,是我接过黄海怀的笔将“江河水”改编成二胡协奏曲,庞大的民族管弦乐队为我伴奏。急促的定音鼓掀起了江河巨浪,巨浪吞没了颠簸的渔船,冲垮了大堤,席卷了村庄,村民们在洪水中挣扎,辛存者扶老挟幼四处逃亡。主旋律奏起顿时一片寂静,仿佛能听到台下颗颗心在跳跃......而我早已进入了角色,指法如此娴熟,弓法如此流畅,心欲炸,泪如泉,哭声抽泣......我收弓起立鞠躬谢幕,泪如雨下,掌声不息......我拉起指挥的手再次鞠躬谢意,我从喉咙里蹦出了一句话;“黄海怀同志你的名字永远留在我们学院的史册上,留在中国民族音乐的史册上。”

    一个巨浪打在我的脸上,把我从梦中惊醒,脸上分不清是水花还是泪花,让这泪花随湖水流入长江,流向武汉--黄海怀音乐新星陨落的地方,让这泪花再染斑竹,铭记这难忘的君山之行。

                      一九七九年五月四日(第三稿)

                               雪   颜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